黄山市重点兴发官方门户 安徽省首批文明网站 主办: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1
2017年05月12日
默认图
全部展开+
  2017年5月6日,柯敦厚老先生挥毫。凌家建 朱世良/摄   我五岁就描红写仿,七岁开始写春联,“童子功”比较好。进入中学、师范,大家都用钢笔和铅笔,而我却没有把那杆毛笔丢弃,间或也还对碑帖做些临摹。一直到一九五八年,我上课用的《教学提纲》《教学笔记》也还喜欢用毛笔直行书写。平时,没到一处新的所在,看到人家璧上的对联、条幅,便一眼盯上它,对它比划,揣摩、欣赏它的笔法、笔势、意蕴、风格。可见我对书法是情有独钟,怀着特殊爱好的。   退休后,我个人的生活空间扩大了,专心写书法。可是,当我一头钻进去的时候,却发觉过去的几十年的练习书写是盲目的。已经走进了死胡同。   书法嘛,有“书”有“法”。“书”是书写,“法”是法则。书法中的“发”有笔法、字法、章法、墨法,以及方笔、园笔等等。其中笔法又是最基本、最重要的。在书写过程中,用书法的法则去指导书写操作,又从书写操作当中,逐步加深认识,感悟这些法则的丰富内涵,从而不断去提高自己的书写水平和审美能力。不懂法则,不知用法则知道书写,就是盲目书写。孙过庭在《书谱》中告诫我们:“任笔为体,聚墨成形,心昏拟效之方,手迷挥运之理,求其研妙,不亦谬哉!”   这二十多年来,我在书法上成就不多,进步不快。而我在书写练习当中却得到了一些入门的初步知识,有了一些初步实践经验和能力,就这一点而言,还是可以差堪自慰的。